1996年田野工作
19967月田野工作,攝於花蓮阿美族豐年祭,與長老合影

  馬水龍在文化教育的理念上,不僅是有其獨特看法,他也身體力行。

  他非常重視傳統藝術文化的修養,包括文學、繪畫、美學等。在文學方面,他研讀了許多古詩詞以及現代詩作,並選擇為之譜曲。在繪畫上,他不僅身體力行,也思考將其美學運用到創作上,後來的《意與象》(為簫與四把大提琴,1989)、《水墨畫的冥想》(為九把大提琴,1995),他有意「將詩詞形象表現的意象美,反射為此曲的動機與意念」、「以求感性形象中的空靈與意境」,這是他研究、欣賞水墨畫,其中的美學和詩畫合一的具體呈現。

  其次,馬水龍認為傳統戲曲、傳統音樂是音樂教育中不可或缺的養分。因為,傳統戲曲是音樂、戲劇、文學、舞蹈(身段) 等藝術的融合,提供了先人數百年來的藝術和智慧的結晶,是取之不盡的寶藏。而傳統器樂中,像古琴音樂的典雅和蘊藏的哲思,琵琶和古箏音樂的豐富表現力,笛簫等吹管音樂的可文可武,更可讓學子們豐富思考和激發創造力。他也落實在創作中,創作出許多令人驚豔的作品,像《盼》(十件中國傳統樂器合奏曲,1976)、《水龍吟》(琵琶獨奏,1979)、《梆笛協奏曲》(1981)、《尋》(古箏曲);而戲曲的鑽研,也成就了《竇娥冤》(人聲、嗩吶與打擊樂器,1980)、《我是….》(馬森詩,女高音、長笛及九件打擊樂器,1985)、《孔雀東南飛》(管弦樂曲)、《霸王虞姬》(說唱劇)等傑作。
2000年與畫家劉其偉先生合影
1995年哈佛大學演講後作曲家們的討論會,馬水龍鄰座為哈佛大學音樂學家趙如蘭博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