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長達四、五十年創作生涯當中,影響我最深的,就是童年到少年,在北管、南管、說書、歌仔戲等戲棚下成長的過程。一直到高中階段,有一個機緣認識了李哲洋先生,同時在他的介紹下,又結識了很多藝文界人士,包括我的繪畫老師汪壽寧女士、江明德先生(夫婦)等。從那個時候開始,我也正式接受素描等美術方面的教育。
1996年攝於大直工作室
1992年攝於寓所

  我從小對什麼事物都感興趣又好奇,但在這當中,唯獨音樂與美術一直是我的最愛,可是,在當時實在沒有什麼學習音樂的環境與機會,只有靠自己瞎摸自修,反而繪畫有老師正式指導。在汪壽寧、江明德老師的畫室階段,每每令我流連忘返,因為那裡不只是畫藝傳承所在,同時也是文學、美學、歷史、音樂與繪畫互相激發的場域。他們豐富的人生經歷與人文素養,甚至於在畫室中聚會談辯,更是啟發了我對人生價值更深一層的認知與判斷,以及對人文藝術的狂想。

  雖然我從小很喜歡看書,只要看得懂的,幾乎什麼書都看,可以說很雜,一直到這個階段,我才真正知道怎麼讀書、要讀哪些書。在這令人振奮、感到好奇的環境中 浸淫日久之後,我心中居然浮起了到底該專心學習音樂或美術的迷惑,在這「魚」與「熊掌」難以兼得的情況下,掙扎了一段時間,最後我終於選擇了音樂。在1959年夏,我幸運考取了國立藝專(今台灣藝術大學)音樂科作曲組,這是我人生最大的轉捩點。

1967年畫作
1966年畫作 1967年畫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