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我個人而言,每一首作品的背後,都有著不同的意念與感受。我雖然也寫了一些同樣類別的作品,但我更有興趣不斷在嘗試新的不同手法與表達方式,來探討我的創作理念、我心中的桃花源。我希望是柳暗花明又一村,但往往不如所願。也許是這樣,讓我更有興趣挑戰自己的衝動,總是期待下一個作品也許會更好。
1985年於捷克演出「廖添丁組曲」在排演時與指揮交談

 創作一直是我人生過程中,不可或缺也是我的最愛。可是每當我開始決定寫一首新的作品時,一種莫名焦慮而茫然的心情就隨著而來,我也無法具體地說為什麼。只是多年來,一首作品完成後,在接寫下一首作品時,那種心情依舊。只是一路走來,隱約中,感受到一個創作者,面對自己、挑戰自己,要有所突破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!也許創作者與一般人有一點不同的地方,就是他能真實面對真誠,傾聽他自己內在的心聲吧!這樣的心情,在我四十五歲之前,並沒有很明顯的感覺,而現在更是變本加厲,有時感到很痛苦,可是也感到很踏實,也很甜美,真是矛盾,這也許叫做痛苦的享受吧!因為創作是我人生的最愛,創作讓我感到生命真正的意義與珍貴,我會繼續走下去

1987年與指揮家司卡特合影於

林肯中心

1987年於美國紐約林肯中心留影

擷選自:《聽見台灣的聲音:馬水龍作品學術研討會論文集》

〈我的創作心路歷程〉馬水龍撰文